您当前的位置 : 庆元网  >  庆元文艺  >  散文随笔  正文
你是年少的欢喜
2021年03月29日 10:56  来源:庆元网  作者:张爱花 

  年少轻狂,懵懂天真,便也如这雨漫漫滴落在地,渗进土里,待到天光晴雯,自然渐渐干了去,了无痕迹。

  但是,泥土知道、天空明白,有那么一滴雨珠裹挟在大片雨雾里,曾经来过。

  “喜欢的少年是你”

  你是年少的欢喜。

  今日周末,南乔从县城回了老家。

  老家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镇上,父母亲退了休执意不肯搬去城里,说是不习惯,南乔明白俩老舍不得这一方乡邻,倒也不勉强。只不过会多了由头往乡下跑,有些时候带着半大不小的女儿。

  小镇有雨。

  天笼在灰蒙蒙里,雨雾氤氲在小镇上空,后山的竹子洗刷得越发明亮,远远的田远远的山,还有静默在雨里的房子,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小镇是裱在框里的风景,美得有点不真实。

  雨一直懒懒地下着,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雨地里泥泞也没有了带丫头出去走走的兴致。丫头就在院子里和姥爷玩着游戏,一老一少的打闹声透过院子里的老枇杷树,声声地荡开了去。南乔笑了笑,在三楼埋头整理着房间里的杂物。

  东西不多,都是这些年东搬西挪清理下来没舍得扔掉的旧物。突然,南乔看到一本发黄的笔记本,本子很旧了,皮子上的页面有些斑驳的痕迹,她记不起来这是什么,不免有些好奇地翻开了扉页。

  空白的页面上什么都没有,她耐着性子一页一页往下翻,“加油”“榛木”。

  电石火光里,南乔记起一张阳光发亮的脸来,唇红齿白的白衣少年,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镜片后面有一双看不透表情的双眼。

  往事就如同窗外的雨帘,铺天盖地的散开来……

  小学校舍在镇子的边上,南乔和所有顶着李家阿婶修剪的锅盖头一样的同龄们,每天蹦哒在学校与回家的路上。她成绩中上,没心没肺,玩得不亦乐乎。

  不是领着堂弟为首的一帮淌着鼻涕的小男娃们在树上掏鸟窝、粘知了,就是下河蹚水捞河沙里小蚌追小鱼,穿堂跑巷在镇上捉迷藏,邻居们都好奇,如此严苛的母亲怎会养出这样的疯丫头。大抵是因为成绩还算不差,母亲便也睁只眼闭只眼,由了她去。

  她便在小镇上,方圆不过几里地上耀武扬威了几年。只要她一声令下,屁点大的小喽啰们俯首称臣。借着堂弟的光,她狐假虎威,甚至脸不红心不跳地拉竿称王。说穿了,无非就是五六个跟着堂弟跑的小男娃,她是大姐大,但从不干偷鸡摸狗的勾当,也不贱踏庄稼干坏事,甚至还会给东家阿婆西家阿公做点好事,左邻右舍们倒也喜欢她,也是一个奇怪的存在。

  南乔的风光日子持续了没多久,她觉得小镇有点变了天。

  那是班上转学来一个男同学,瘦长的身段,笑容干净得和窗外的阳光一样耀眼。一副厚厚的眼镜趴在鼻梁上,人畜无害地笑着,一口白净的牙齿晃得南乔的眼睛有点发晕。

  “榛木,学霸中的超级学霸。”文艺男班主任笑眯眯地介绍着新来的同学。

  南乔的脸“腾”一下就红了,她有点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

  榛木的成绩是真的好,回回测试总分都是第一名,毫无悬念地当上了班长。

  南乔的语文之前都是第一,数学却是可恨的中等,可自从榛木来了以后,她便落在了第二,语文课代表仍是她。数学课代表却是班里最文气最漂亮的梅子。

  梅子美得像朵花,对,就是像荷花。镇子上的池塘里养了很多,花开时候,白白粉粉,袅袅婷婷,谁看了都心生欢喜。

  南乔有了些难过,看着安静斯文的梅子,她便有些嫌弃了自己野丫头的模样。她觉得自己连棵好看一点的草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株狗尾巴草。世上有些东西本是经不起比较的,一比较便有了怯意。

  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哪怕之前学校里选女生去镇上表演,她满心期待却落了选的那种难受也只是维持了没几天,过后又大咧咧地忘了一样。

  这回的确有点不一样了,她不那么热心地拉着队伍在小镇上东游西荡了,她关起门来努力去对付那些难缠的数字,数学成绩往上提,她也可以当数学课代表,可以越过梅子直接光明正大地站在榛木边上。

  文艺男班主任在别开生面的阅读课上,离经叛道地挑选了《诗经·汉广》,照例点名叫榛木站起来朗读。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开头的第一句,恰巧便隐含了南乔的名字,榛木开口第一个“南”字几乎听不到,后面的“乔”字也是几不可闻,好好的句子便念成了抑扬抑扬的声调,全班同学都“轰”一下笑出声来,南乔把脑袋几乎低到了胸口,耳朵红得都要滴出血来,老师撇撇嘴好巧不巧地哼了声“有什么好笑的”,大家笑得更大声了。南乔紧握着拳头,手心里湿漉漉一片。

  榛木什么时候念完,南乔不知道,连这一节课,文艺男班主任在台上讲了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到。她的耳朵里一直轰鸣着“南有乔木,南有乔木”是榛木的声音。

  时光飞快,一学期只蹦哒几下就过去了,迎来了小学最后一个学年。因为临近小升初大考,老师要求寄宿学校,开展早晚自习课。

  镇子很小,离家近点的同学可以回家吃午饭,但是晚饭是必须在学校里吃,要自己淘米蒸盒饭。

  南乔从家里带了饭盒,让父亲在铝制饭盒上工工整整地用钉子镌刻了自己的名字。每人的饭盒上都有名字。

  每天傍晚,大家把米洗了放好水,再把饭盒全放在食堂的灶台上,等蒸饭阿婆码到笼屉里,明早蒸熟就可以了。她要等到上课前的最后一点时间,才跑到食堂去淘米,她是故意等到最晚时没人了才去,那样才能在码成一堆几乎一模一样的饭盒群里找到榛木的那个,她把自己的小心翼翼地和他的放在一起,阿婆照搬不会错开。每每小偷一样做完这件事,她的心里“呯呯”直跳,还带着一点甜蜜的忧伤。

  第二天早饭时间,生活委员会叫着饭盒上的名字按个儿去领饭,南乔微竖起耳朵,叫到“榛木”的时候,她的心跳就会漏了半拍,再等下一个叫到她名字时,左右都是挤眉弄眼的人还伴有拖长了调的“哦”的捉狭声音,她努力克制着心跳,故意目不斜视地走过一帮男生身边,心里是噼哩叭啦花开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欢喜。

  最难过的就是周末了,老师要求同学们回家后按住址分组学习,南乔住在小镇的最边上,来去不方便只有一个人在家学习,榛木和梅子住得近,自然分在了一组。南乔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便只有一个人发狠学数学。

  南乔过于认真学习,她极少参加队伍活动,既便参加了,也没有了当初的意气风发,觉得都是些小屁孩的事,提不起劲来,家里长辈们却是高兴了她的懂事,以“要学习,争取考上区上中学县里一中”为由挡了出去,她也懒得解释更没法说清楚,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慢慢淡出了队伍,收拢心思学习,只要努力一点再一点,就可以考上好一些的中学,离榛木近一点。

  “日月星辉之外,你是第四种难得。”

  没人知道,她有多讨厌自己,她想像梅子那样低眉温婉,小鸟依人模样。

  这一年,她敛了玩的心思,学会了斯文抿嘴微笑,学会了安安静静学习,告别了过往自诩的“刀枪剑影的江湖时光。”她的锅盖头也慢慢地长到了齐肩垂到了胸前,可以学着像梅子一样梳两根马尾了。至此,她再也没有剪过短发。

  南乔考上了区里中学,毫无悬念,她和榛木,梅子分在了同一个班级。

  南乔终于可以和榛木站到了一起,但是,却没有了预料中的狂喜,新的环境新的生活,她努力着去适应全新的开始。

  有时候,她回过头去看这一段卑微的路程,发现这个身影淹没在上千人的校园里,再也没有了原先的万丈光芒。而榛木始终与她保持的那段距离,她拼劲了全部力气,到达的却早已不是当初想要的彼岸。

  她慢慢忘记小镇上的风,小镇上的雨,小镇上所有欢喜伤心的年少轻狂时光。不必刻意,也没有故意,就这么轻轻悄悄地丢在了成长的路上。

  不鲁莽、不轻率,努力的样子很美好,踏实走过,追逐着高光的你。不多言、不嫉妒,甚至无须回首确认,我们一起长大。

  谢谢你,让我成长,让我的眼神和心底都如此清沏。

  南乔在心底和榛木告别,和这一段酸辣苦辣的记忆告别,别过脸红又心酸的自己,从此无故人。

  丫头在院子里不知怎么,嘎嘎大笑叫嚷着,南乔就在丫头魔性的笑声里回过神来。

  她盖上笔记本,轻轻地抚摸着这封面,就像触碰着一段柔软的温暖。眼神落在背面最后一页的字上:“喜欢的少年是你!”

  窗外的雨渐渐小了去,是呵,没有一场雨会下个不停,也没有阳光从来不会到来。

  美景在前方,你向往去看看,所以你奔跑向前,待跑近了风景你才觉得不过如此尔尔,于是抬头发现更好的风景还是在前方,你依旧向前。

  殊不知最美最好的风景就是你向前奔跑着追风的样子,路过的一程一程就是你今生取之不竭最经久最丰盛的财富。

  年少轻狂,懵懂天真,便也如这雨漫漫滴落在地,渗进土里,待到天光晴雯,自然渐渐干了去,了无痕迹。

  但是,泥土知道、天空明白,有那么一滴雨珠裹挟在大片雨雾里,曾经来过。

  “喜欢的少年是你”

  你是年少的欢喜。

(编辑:徐琛) 
©庆元文艺网
主办:庆元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协办:庆元网
网站地图 彩11时时彩 彩11QQ分分彩 彩55广西快三
申博怎么玩 88msc菲律宾申博 申博现金网网址
战神三十六计官网登录系列 最佳游戏城直营网 天下足球结尾音乐 沙龙代理
彩11香港分分彩 彩55新疆时时彩 彩11上海快3 彩11斯洛伐克28
彩11广西快3 彩11江西时时彩 彩55时时彩 彩55北京PK拾
1112978.COM 67jbs.com 231SUN.COM 151ib.com 166PT.COM
XSB918.COM 1555DZ.COM 651SUN.COM XSB255.COM 129SUN.COM
XSB1111.COM 988PT.COM 658XTD.COM 8WWS.COM 989DC.COM
272SUN.COM 388BBIN.COM 1188DZ.COM 157ib.com 897XTD.COM